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拐阮孩的幼稚园老师

拐阮孩的幼稚园老师

时间:2018-08-17 阮是一个工人,没读过啥米书,到了廿岁阮阿母就叫阮娶某,阮家没钱没势,也没有呆丸查某要嫁阮,而且皮黑就算了,长相竟然还不像做粗重的;阮的优点就是身体还算勇健,该有的肌肉阮都有,阮阿母就拜託阿舅就拿了一笔钱带阮到越南娶某。
干!这甘是叫做娶?根本就是用新台票买的嘛!仲介问阮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阮跟仲介说阮很爱相干,正确来说是性慾很强,每天至少要两三次;之前有钱的时候就去查某间开查某,刚开始干得那些出来卖的每一个都嘛爽歪歪,后来可能她们觉得被阮干会腰痠背痛而且还要花很久的时间在阮身上,就开始拒绝林北。干!看到林北的大鵰每个鸡巴毛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一样,被干的时候都她妈爽的不得了,之后咧?干!林北的钱不是钱哦?!
仲介跟阮说有一个十八岁的叫阿桃的还不错,除了年纪跟外表跟阮合适之外,听说嘛就爱干耶,之前这个阿桃还交待仲介千万不要把她介绍给超过四十岁以上的,她会怕人家不能满足她;阮就很好奇这个越南女人是生啥款,就问仲介甘是破麻仔或是落翅仔,仲介跟阮说都不是,这个阿桃才高中毕业,是有交过男朋友,虽然已经不是在室的了,不过人乖乖的,女人嘛,谁想嫁给一个床上不行的男人呢?叫阮卖想那么多,阮就想好吧,如果看得顺眼的话就要她了,反正每次去开查某阮也没啥挑,重点是要会给林北干。
接着又留在越南几天,因为还有一堆手续手续要办,这几天林北的日子超艰苦的,叫仲介去问阿桃给不给干,阿桃还给林北装在室的,说是要结了婚之后才可以;干!林北是付不出钱来吗?干林娘阿桃,妳就不要鸡掰张开开的躺在林北面前,林北不把妳操的受不了林北就跟妳姓。结果这几天阮就靠着仲介给的那一叠越南新娘的照片来尻手枪,真他妈的不爽。
终于办完手续了,也在越南结婚请客了,回到饭店阮发现阿母为阿桃準备结婚当天所戴的金子全部被阿桃的父母亲拿走,阮就很不爽的问阿桃,
「干!金仔咧?」
阮看阿桃也听不懂阮在讲啥小,就指着她的脖子跟手腕,阿桃就开始哭。「
干林娘,林北拢呼妳哭衰了。」
阮就开始扒掉阿桃的结婚礼服,那件是红色的,会挤出深深的奶子沟并且还露出半个奶子;当时林北看到这礼服就在想:阿桃的前男友还是有搞过她的人会不会来参加婚礼然后阮不知道,让林北白白地跟客兄擦身而过?也因为有这个想法,所以一整晚林北心情就不太爽,想说等到进房间的时候在让阿桃好好的让阮爽一咧。结果阿桃被扒掉礼服光溜溜的站在阮面前的时候就没有哭了,阮看阿桃的表情有点浩呆,阮心里想:甘是憨咧?阮就把她推到床上,一把扯下她的奶罩跟内裤,阿桃也没说话,反正她说了我也听不懂,阮也就脱光了衣裤开始干她。
刚开始干阿桃的时候她眼睛都闭着,眉头也皱的紧紧的,当然那张嘴也是他妈的一声都不吭,阮也没想太多,反正跟开查某一样,妳只要有鸡巴给林北干,妳要有什么反应那是妳家的事情,就这样【噗滋噗滋】,干到后面阮就觉得有点无聊,毕竟干别人的鸡巴她们还会嗨嗨叫,怎么干自己老婆的鸡巴好像干死人骨头一样,阮就抽出来在阿桃面前尻手枪,尻着尻着就射在阿桃的脸、脖子跟奶子上。
之后阮就坐在床旁边,阿桃就拿起卫生纸来帮阮擦鸡巴,一时间阮看着阿桃又有点心软,毕竟这是阮自己的老婆啊!可是阮一想到要花钱的阮就不爽,这样哪叫老婆啊?这跟开查某有什么两样?拿钱开查某不就是要让林北开心让林北爽的吗?甘有这款做死人骨头的哦?
后来就这样回到了呆丸,家里就多了一张嘴吃饭,反正阿桃也不能出去工作,就在家照顾阿母、打扫家里;看着阿桃对阿母还蛮勤快蛮孝顺的份上,阮就对她好声好气了一些,但是每天阮还是照三餐地干她操她,不过女人就是这样,对她好一点她就会觉得被干很爽了,开始会叫床会有反应,还好阮阿母住一楼阮住三楼,不然让阿母天天听到阿桃的叫床声那也不好;不过最爽的是阿桃的肚皮还真他妈的不错,过不了几个月就怀了阮的小孩,阮也渐渐可以用简单的话沟通,不过最常沟通的当然是打炮的事啊。后来知道是怀男的阮就更加爽啦!只是阿桃怀孕了那林北要干谁啊?
刚开始阿桃也不习惯阮没有干她的日子,阮就去问医生,医生说可以两个人都侧躺着然后男的从女的后面干,但是不能太大力;阮就教阿桃用这个姿势,后来阿桃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就只好靠阿桃的嘴巴来帮阮吹喇叭,不过阿桃说她比较喜欢被我干不喜欢帮我吹喇叭,因为阮的鸡巴又粗又大根,她含得很不舒服都会顶到喉咙,阮说那难道要林北出去开查某吗?阿桃就说她用奶子帮阮弄,真的弄得阮不爽的话她的屁眼也可以给阮干。
干卡称?林北一世人都没试过耶,当然会有点好奇,阮就问阿桃说妳知道按怎干卡称吗?阿桃说明天她去找一样都是越南的同乡要东西,要完就可以让阮爽一下,还交待阮千千万万不要去开查某。
今天一整天在工地做工的时候阮就一直在想干卡称是什么样的感觉,阮还问旁边的工人说:
「欸,你甘有干过查某的卡称?」
干!结果林北被人谯说有够变态!是按怎?阮某说没有鸡掰干那只好干卡称啊要不然咧?
回到家吃完饭洗完澡之后阿桃就拿了一罐白色的罐子跟我说这个涂在她的屁眼跟阮的鸡巴上,而且她也已经浣过肠了,还千千万万地叫阮要慢慢的进去不可以太急,阮看她那个脸就知道她以前一定有被干过屁眼,不然那会那么懂那么知道,平常人听说要被捅屁眼吓都吓死了,要是有人想捅林北的屁眼林北一定跟他拼命。
就这样阿桃把她的屁眼擦的白油油的,也将阮的鸡巴涂满了厚厚一层,还凉凉的,阮就问阿桃说再来咧?阿桃就趴得跟狗一样卡称翘高高,手抓着阮的鸡巴慢慢地在屁眼外面磨;
「喔吼~」
干林娘咧!磨一下妳就喘了,是很久没有被干屁眼想爽了吗?林北鸡掰也不是第一个干的,连屁眼也不是第一个干的,操你妈阿桃,妳在越南是怎样?有洞就给人家干就对了,想到这里阮就没有什么顾忌,反正有洞林北就插,要爽大家一起爽。
插进去的时候那个感觉真是爽到的极点啊!超级紧的!而且跟鸡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样讲好了,鸡掰会有一粒一粒刺刺的,插跟抽都可以很顺,而干屁眼是插的时候比较容易,抽的时候会很紧很紧,好像被吸住一样,干他妈的真的爽,而且阿桃被干屁眼跟被干鸡掰的叫声完全不一样,甘那咧杀猪同款,阮就这样射在阮老婆阿桃的屁眼里面,他妈的,屁眼被我捅完之后红红的还会发亮耶。
不过干卡称有一个坏处就是不能每天干,因为每次干完屁眼后阿桃走路就怪怪的,阿母还问阿桃是不是因为怀孕太操劳的关係然后走路就卡卡的,阿桃就要阮只能两天干一次屁眼,其他的只能让她吹喇叭或是用手或奶子尻出来,就这样到了小孩子生出来做完月子之后,阮才可以重新地干阿桃的鸡掰,不过说也奇怪,有了鸡掰可以干之后阮就不会想干屁眼了,毕竟屁眼只能两天干一次而鸡掰可以一天干三次以上,要是你你要选择干啥小。
阮的婴仔阮把他取名叫阿雄,阮看阮阿母也没什么体力可以带孙了,所以小孩都是阿桃在带,可是阿桃台语也讲不好,”狗”语就更不用说了,所以阮就跟阿桃讲,小孩一到了可以进幼稚园的年纪就要马上送去给老师教,最起码林北要小孩子会讲阮听得懂的话,不要到时候小孩只会讲越南话那林北会抓狂。
就在阿雄三岁的时候,终于可以把他送进幼稚园了,阿桃千挑万选了美式双语学校要让他读,不过…靠北!真他妈的贵!一学期就要林北一个多月的工钱,要他妈六万多块,还要点心费啥小的费一大堆,林北是做工的不是印钞票的耶,当下真的想巴下去,不过阿桃说的也很有道理,说啥小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点、不要像阮一样在做工;干!做工是多见晓!一个月也有个五万多块,后来阮阿母也劝阮说省一点就有了,不要省到孩子的教育费阮就答应了。
第一天带阿雄去入学的时候,看到人家家长都他妈的开名车,只有林北一个人骑着野狼载小孩上学,看到那个班主任跟老师们的表情林北就想狠狠地踹下去;干!这台车是阮家唯一的一台交通工具耶!不然你们是想怎样?不然来输赢啊?林北就不相信在场的谁尬得过林北!后来进到了教室认识了阮仔的老师,还蛮漂亮的,叫啥小Maggie阿多仔名,要不是看在她对林北客客气气的,林北早就跟她翻桌。
过了几天刚好遇到阮的工地已经没事做了,又他妈刚好阿桃要回去越南帮她家盖楼厝;干!想到这里阮又不爽了,阿桃这次跟阮要了五万块说是老家被水淹要改建,阮他妈的二话不说几乎把阿桃身上的洞全干遍了,奶子、嘴巴、鸡掰跟屁眼全部干完了至少两回,五万块耶!开查某都不用花这么多钱,当然林北要一次讨回来!!
好死不死闲在家里没事做的时候接到了电话,是阿雄幼稚园打来的,就是那个Maggie导师,
「陈先生您好。我是阿雄的导师Maggie,有点事要找你谈。」
「喔,是要讲啥?」
「就是有关阿雄的家庭教育问题,我们发现他在学校的一些行为我们认为有必要跟父母亲沟通一下。」
「喔,要在哪里讲啊?学校吗?是的话妳等阮一下阮马上到。」
就这样阮骑着车去到了幼稚园,Maggie老师就在门口等。
「陈先生为了避免尴尬我们走一下校园边走边谈吧。」
「喔好。」
Maggie老师穿着一身连身洋装,看起来十分的有气质,这种正常的呆丸女人通常不太看得起我们这种做工出身的人,虽然阮今天不用工作,没有灰头土脸没有汗衫牛仔裤,但阮感受得到她有意无意的在保持我们之间的距离。
「陈先生你知道阿雄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吗?」
「阮当然知道啊!不是要你们教不然花那么多钱干嘛?」
「可是家庭教育也是很重要的啊!小孩子你们父母也有责任,不能单靠学校单方面地教导,这样不只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学生回到家里就会忘光光的。」
「啊阮就是在工地做工的,哪有那个美国时间?阿雄伊老母是越南的,是要教他讲什么啊?妳给我讲!」
「陈先生你不要生气,我们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干!妳讲啥小!妳这样讲就是瞧不起阮啦!」
这位年轻的Maggie老师看来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跟这样的家长,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
「陈先生你请息怒,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请你不要误会。」
「误会?我还六会咧?没关係,你们这种阿多仔学校就是看不起人,没关係,等下阮就去跟水果日报报料,说妳这个学校这个老师收了钱不办事之外还汙辱阮做工的,看妳还能不能混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这位Maggie老师还真的被阮唬住了,眼眶就红了起来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陈大哥你不要这样啦!你看起来也没几岁,怎么这么难商量呢?」
「阮今年廿三岁,啊妳又是几岁?妳不要跟阮讲那些五四三,有屁快放,林北今天一定要投诉水果日报,让妳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投诉?陈大哥拜託不要投诉我啦!我…我今年廿四岁,刚从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有这一份工作,陈大哥你不要为难我好吗?拜託拜託!」
「哼!年纪还比阮大还在阮面前唱秋,妳也别叫阮大兄,阮叫阿源;要不为难妳可以,晚上在海产店摆一桌向阮赔罪阮就原谅妳。」
「呃…那好吧,陈先生,晚上我郑重地像你赔罪,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哼!Maggie老师,有诚意一点就一个人来,别在那里五四三的,阮最讨厌拖拖沙沙的人了。」
「陈先生我不会啦,那你先带小雄回家,晚上我一定到。」
就这样约了时间地点,阮心里想这款的查某人看高不看低,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看她那么在意她的工作,想必是赚得不少,晚上阮就狠狠的吃她一摊,至少要让她花个几千块让她痛一下,看她还敢不敢唱秋。
到了晚上讲好的时间,阮就先到店里找位置坐,天气热的让阮马上拿了一瓶啤酒就自己喝了起来;喝了两杯那个Maggie老师就来了,衣服有换了,穿着牛仔裤跟一件很普通的衣服,让阮看起来比较顺眼,没有下午那样一副气质高贵的样子,高贵?!林北还高赛咧!
「欸,妳这位Maggie老师架子还真大,要赔罪的人还慢来,啊妳还真的是看不起阮耶?蛤!取个阿多仔名字就比较行是不是啦?」
「抱歉抱歉,刚刚在学校跟学生玩游戏的时候弄得髒髒的,我赶快回去洗个澡就赶过来了,对不起啦陈先生!我姓叶,叫明美,你叫我阿美就好了,这样比较亲近。」
「哦!妳叫阿美仔喔,对啦,这样卡亲切卡像人,叫什么Maggie甘那咧叫狗同款。」
「陈先生不好意思啦!我迟到先敬你一杯,表示我的歉意。」
这个阿美仔老师就倒了一杯酒一嘴就喝了下去,看起来也是很会喝的感觉,
「一杯?迟到罚三杯妳甘是没听过是吗?」
「是是是,陈先生你说的对,原谅我不懂事。」
就这样她又喝了三杯,
「光喝酒不吃菜有什么意思,头家!阮要点菜啦!啊阿美仔老师,阮可是要点最高级最贵的菜,妳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陈先生你尽管点,今天一定会让你吃得满意啦!」
「哈哈哈!老闆,龙虾、干贝、九孔跟沙西米都上来,还有没有鲍鱼啊?阮不要那种罐头的哦!把最顶级的都来一盘,这位小姐是老师,赚很多钱,她会请客的啦别担心;喔对了,听说还有什么日本的帝王蟹,也弄一只来呷看麦,刺龟也给他用沙西米。」
「呃…陈先生…」
「叫阮阿源,妳拢请阮吃饭了,大家很熟了就麦客气。」
「那…阿源先生…你点的这个菜…」
「啊是按怎?!怕太贵怕阮吃吗?啊妳不是有钱人,看不起阮这种工人是不是啊?阮这种工人只能吃俗仔的是不是啊?还是妳只是想随便打发阮?妳讲看看?」
「没…没有啦…」
「没有就好,来,乾。」
就这样点了一桌满满的、很贵很贵的菜,林北想:就算林北吃不完也要让妳了钱,看妳那个心痛的脸林北就好爽;干!看妳是多厉害。
「那…阿源…你原谅我了吗?你应该不会去投诉了吧?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了你也把我当朋友好吗?不要让我没工作啦。」
「阿美仔,妳把我当朋友看?看!阮的心声妳甘知影?阮就是没钱,呆丸查某看不起阮,没有呆丸查某肯嫁阮,阮只好去越南娶某,结果又遇到妳这款的,也在嫌弃阮不会教小孩?干!要不是阮某是越南人不会讲”狗”语不会教小孩,林北还要花这么多钱让小孩去给妳教?干!妳实在有够白目。」
「阿源你不要这样讲啦,你有什么不快乐的我听你讲好不好?来来来,我帮你倒酒你儘管说。」
阮就这样边喝边讲,从阮到越南娶某开始,这段买来的异国婚姻艰苦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连跟阮某阿桃相干不爽的地方跟原因阮也统统都讲出来,也许是平常没有时间也没有人听阮讲,只好把气都用打炮出在阿桃身上,这个阿美仔老师也很厉害,听到阮讲这个也不会歹势,看起来甘那还蛮关心阮的;讲着讲着阮就鼻屎流眼屎流,还一直大声干干叫,海产店的老闆就来关心了。
「欸少年仔,阮这边是做生意的,你这样妨碍阮做生意。」
「老闆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心情不好,不好意思…」
「伊饮酒醉妳就给他带回家嘛,麦在这里乱!」
「啊阮没醉啦!阮还要喝!呕…」
「妳看妳看伊吐啊啦!走走走,妳们俩个把钱清一清,赶快给阮走,不然阮就要叫警察来了!」
「好好好,我们马上就走。」
阿美就这样扶着沾满呕吐物的阮走出了店里,当然她的身上也沾到了不少。
「阿源,你家在哪里?我叫计程车送你回家。」
「阮家哦…还有一段距离啊…呕…」
阿美就拦了计程车要送阮回家,不过计程车可不载阮这个浑身沾满呕吐物的人。
「那…那我先带你回我家把身体洗一洗我再叫车送你回家好了。」
阿美家就住在离海产店不远的地方,是一栋出租的套房,她就把醉得一塌糊涂的阮放在浴室地板上沖水,
「干林娘!妳是在淋猪仔孩哦!」
「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喝醉了…」
「林阿骂咧,拿乾的衫裤跟毛巾来啦!真的有够白目的查某。」
啊这个阿美也厉害,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查埔短衫裤给林北穿,不过内裤就没救了,林北只好直接穿着短裤见人。
「干!妳嘛去洗一洗,身体跟头髮都是,这样甘可以见人?」
阿美可能是怕惹阮生气,就赶快去洗澡,关门的时候锁门声音还很大声,让林北笑了出来。
反正也没事做,阮就在阿美的房间四处看看,就看到阿美的床头柜旁放着一张与查埔的相片;林阿骂咧,是金毛阿多仔,这个阿美鸡掰是姣到外国去了是不是?干!呆丸查埔是有啥款不好,好好一个查某甘愿去舔阿多仔的鸡巴,干!等一下林北一定要谯她! 阿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阮就大声干谯她:
「阿美仔妳是按怎?林北这次一定要去跟水果日报讲妳的事!干妳这个不见晓的查某!」
阿美一整个无辜的脸说:
「阿源,你怎么了?不是没事了吗?你要我赔罪我都做了你还要投诉我?」
阮指着相片说:
「妳看看!妳呆丸查埔不爱妳去爱这个阿多仔?哦!电视上讲的就是妳这种西餐妹、啥米ㄈㄈ尺对不对?林北就是不爽啦!阿多仔的鸡巴是很大泥?」
话一讲完阮就脱下裤子把阮的大鸡巴拿出来现,
「按怎啊?跟阿多仔比起来谁卡大啊?」
「阿源你不要太过分,裤子赶快穿起来,要不然我要叫啰!」
「妳叫啊!叫大声一点!让大家都来看!也顺便上报纸,林北就等着看妳怎么收拾!」
在讲话的同时阮也挺着硬挺挺的鸡巴向阿美靠近…
「你…你不要过来喔…」
「安怎?看到阿多仔的大鸡巴妳就靠过去给他干,看到林北呆丸正港查埔的大鸡巴妳就叫林北不要过来?干!妳嘛真够姣的,我看妳他妈的就是想要大鸡巴插妳!欠干的贱屄!」
阮就把阿美抓过来压在床上,阿美惊恐地看着阮说:
「阿源不要…你喝醉了…不要乱来…」
「阮乱来?林老师咧!对,妳不就是老师吗?蛤,Maggie老师,妳不是很唱秋?看不起阮穷人就算了现在还看不起呆丸查埔?」
阮就像抓小鸡一样地把阿美的脚抬起来,把阿美的小热裤给脱了下来,干!还是白色的布内裤?爱阿多仔的查某甘有这么纯洁?阮顿时归懒趴火,就用力地把内裤扯破,阿美就缩在床头,紧紧的夹住她的腿没让阮看到屄;好!阮就整个身体扑过去开始抓她的奶子,阿美就哭着说:
「拜託啦陈先生,不要这样啦…我求求你…」
一看到她这个表情阮就想到当初第一次要干阿桃的时候她也是在哭也是这个表情,回想起那一段新婚之夜就让阮更不爽,操!查某明明都是喜欢被大鸡巴干的还要这样假鬼假怪,阮就说:
「好!阿美仔,妳帮我含懒趴乎阮射出来就算了,林北哪不爽没有射出来妳就知道!」
阿美就在阮的威胁下半推半就的坐了起来,用一只手握住阮的鸡巴,她胆怯地看着阮,阮就压住她的头用鸡巴顶开她的嘴,
【呼噜、呼噜】
阮看着帮阮含懒趴的这个查某,哼!啊不就老师嘛、读过书大学毕业的又怎样?还不是乖乖的舔阮的懒趴。
「按怎?好不好吃?跟阿多仔比起来怎么样?」
【呼噜、呼噜】
「呕…」
阿美把阮的懒趴吐了出来在乾呕。
「啥小!含阿多仔的就很甜含林北的就会吐是不是?」
「不是啦…你的…好长…顶到了我的喉咙…」
「快点哦!才吹个几下林北还没爽到哦!还是想要林北插妳的臭屄?」
阿美一听到阮要干她,马上就继续含阮的懒趴,阮发现阿美只是吞吞吐吐的太过无趣,一点都不爽,就拔出来把懒蛋贴到阿美的嘴巴旁边。
「用舔的,用嘴舌舔!」
阿美就用她的舌头舔阮的懒蛋,哦!还蛮爽的嘛!看着她闭着眼睛帮阮舔的时候阮才发现其实她长得还不错嘛,一头的长捲髮、白白的脸蛋,脸颊还有一点点的雀斑,尤其是那个鼻子跟嘴,小小的,真想给她捏一下!不知道她的嘴巴可以被阮的大鸡巴撑得有多大呢?刚想完阮就又插到她的嘴巴里了,她的眼睛瞬间睁大看着我,唔!眼睛还水水的蛮漂亮嘛,这种好货色要是只给阿多仔干的话那阮呆丸查埔就对不起呆丸了,嗯!要爱用国货!这才是爱呆丸的表现。
阮顾不得阿美眼泪在眼眶打转的可怜样子,阮就把鸡巴抽出来说:
「妳看,技术那么差!到现在还是硬扣扣,林北很不爽,换用妳的鸡掰来乎阮爽!」
阮就两手把阿美的腿张开压在她的身上,看那个样子她要叫了,阮就在她的耳边说:
「叫卡大声一点,让大家来看看幼稚园的老师脱光光被干!」
「姓陈的,你敢碰我你就试试看!我一定跟你拼了!」
「噢!Maggie老师,海产店的老闆可以帮我作证,到时候阮就说妳勾引阮到妳家,阮还在妳家洗澡换衣服,看谁会相信妳!妳最好乖乖配合,阮还可以对妳温柔点让妳爽一下。」
「下流!」
阿美说完这一句话后就没再用力挣扎了,看起来是甘愿乎阮干啦,阮就先掰开她的大腿看一下鸡掰再说。干!阿美的鸡掰都溼了,溼到床单上都有痕迹,不过那两片阴唇好像有一点外翻还绉皱的,就好像小蜗牛一样,而且鸡掰的颜色还有点黑,这根本就是被阿多仔操翻了嘛!干林娘,等下插进去的时候一定不紧,那林北还要爽什么啊?不管了,这个西餐妹ㄈㄈ尺,林北今天是干定妳了,阮就把阮的鸡巴用力插到她的鸡掰里,
「哦…」
干!这个叫声不错哦!有让阮爽到,继续给她干下去!
「哦…啊…哦…」
「叫卡大声一点!」
阿美的鸡掰倒是说不上很紧,但是还出乎阮意料的有点弹性,
「哦!哦!哦!啊…哈..哼…」
「干林娘妳就只会这样叫哦?给林北叫几声英文来听听!」
「OH~YES~OH~FUCK~OH~」
听到英文的林北又更起劲,鸡巴就更用力地刺刺刺,正面干完阮就把阿美抱起来用火车便当式继续干她。
「喔~太爽了太爽了~喔!好深哦!」
看来这个阿美仔已经有反应啰,果然人性还是比不上兽性,母狗乎谁干都可以,林北自然也就更不客气地抬着她的屁股晃得更大力,反正都被阿多仔操翻了,相信阮的大鸡巴她应该比阿桃更习惯吧!就这样干了十几分钟,阮的腰跟脚有点痠了,
「阿美仔来,坐上来,自己把鸡巴塞进去!」
阿美已经脸红气喘眼睛瞇瞇的了,看样子就知道她一定还想被阮干,阮就躺在床上等着阿美来做观音坐莲,阿美乖乖地正面坐上来,听话地把阮的鸡巴塞进去她的屄里面。
「嗯~」
阮看着阿美用舌头舔自己的嘴唇,真他妈的淫蕩,阮两只手闲着就搓她的奶子,奶子不大,但是却很挺,奶头的颜色竟然是令人惊讶的粉红色,林阿骂咧,鸡掰是黑的奶头是粉红色的,阿多仔是都干屄不舔奶的就是了。
「过来!趴下来!鸡掰继续扭!」
阿美听话的靠近阮,鸡掰像是在转圈的一圈又一圈的扭动,阮就开始舔她的奶子吸她的奶头,
「哦!好爽啦!太爽了我不行了!」
「操鸡掰,这样妳就不行,等一下还有妳受的!」
「阿源…我不行了…你赶快射出来好不好…」
阮知道这个查某要高潮了,阮就起身让她趴在床上,接着阮也趴在她的身上让她变个大字形,狠狠地把阮的鸡巴从她后面干了下去。
「啊!!!太深了啦!!!」
【噗滋噗滋、啜啜啜】
阿美的淫水真他妈的多,每干一下都会发出很大的声音,
「啊~啊~哦~我快死掉了!!!」
【噗滋噗滋、啜啜啜】
「阿源…阿源吶…」
「林北要射啦!」
「不行!不能射在里面!排卵期会怀孕的!」
「那就给她生啊!生个黑毛的就比生金毛的好!」
「不行不行!啊~快给我拿出来!啊~哈~求求你…」
阮双手抓住阿美的双手,像是趴在冲浪板上一样地狂干她。
「射了,啊!干林娘老鸡掰!干林娘Maggie老师!」
阮的洨满满的射在阿美的鸡掰里,鸡巴拔出来的时候阿美还是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气,阮就跟阿美说:
「阿美仔,呆丸查埔是不是比阿多仔还要爽啊!看在妳今天这么有诚意赔罪的份上,阮就不跟水果日报投诉妳了;先说好有小孩的话不准给林北拿掉,如果能够再让林北更爽的话,林北就考虑跟阿桃离婚来娶妳,还有,小雄给我认真教,小雄再不会说”狗”语的话,林北下次就到学校干妳!」